开奖报码器下载:李彦宏:属于百度的日子终于来了,曾与Facebook谈建合资公司

2018-01-22

原标题:李彦宏:属于百度的日子终于来了,曾与Facebook谈建合资公司

李根 发自 凹非寺

量子位 报道 | 公众号 QbitAI

李彦宏如何总结过去这一年?

刚刚,在极客公园2018创新大会上,百度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李彦宏,给出了一份详实的答卷。

李彦宏首先回顾了百度的发展历程,坦言2011、2012年左右,由于认识上的麻木,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方面布局缺失,“我们被冲击了一下,觉得脚跟站不稳。”

“那个时候就有点慌”,李彦宏说。

而人工智能时代到来之后,李彦宏的心态终于可以从容一些。百度在AI技术和市场方向布局较早,度过移动互联网危机的李彦宏感叹:“属于我们的日子终于来了。”

不过李彦宏这次也明确表示,没有亲口说过“All inAI”这个口号。“我说话比较倾向于留有余地,虽然我相信AI这个事情,但不希望大家误以为我们都去做无人车、DuerOS了”。

过去一年,李彦宏为百度引入陆奇。

并不看好职业经理人的李彦宏,对陆奇的到来非常满意。现在直接向李彦宏汇报的高管只有六七个,比之前少一半。他有更多的时间思考,但仍然有太多事情、太多细节放不下。

“有时候,你就是劳累命”李彦宏自嘲。

此外,李彦宏还讲述了AI时代选择开放的背后原因,还谈到了对信息分发的思考等等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李彦宏还透露说:6、7年前Facebook想进中国,曾跟百度谈判建立合资公司。

最后,李彦宏谈到一些个人的变化。他也被问及最希望给下一代留下点什么?李彦宏回答说:希望给下一代留下一个更简单、更自由的时代。

李彦宏这份答卷,量子位对核心要点进行了记录整理,以第一人称方式呈现如下:

谈百度发展史

2000年左右,我们开了百度创立后的第一次媒体沟通会,当时没有名气,商业模式也跟现在不同。第一次见媒体,比较尴尬,也低估了向媒体解释业务的难度。

我也没想到,百度今天能做这么大。

2002、2003年就有人跟我说要重视移动互联网,我当时不理解,我们不知道怎么把移动互联网弄得更好。这种心态持续的太久,就有点麻木。

2011、2012年移动互联网真的来了,我们不ready、没有布局,那时候就有点慌,心态有些变化。我们被冲击了一下,觉得脚跟站不稳。

于是动作很多,亲自上阵横刀立马。觉得要保持战斗力,在市场上生存下来。

人工智能时代到来后,一切相对从容一些,因为我们很早就在布局,甚至在百度刚成立的时候,百度所做的搜索,本质就是AI想解决的问题。

所以百度切入AI很自然而然,我们的感觉是:这一天真的来了,属于我们的日子终于来了。

谈管理和陆奇

这一年也发生了一些管理上的变化。2年前10几个人向我汇报,现在只有6、7个人向我汇报,少了一半。

我之前说过:职业经理人管理公司没有创始人管理的好。现在还是坚持这样的观点。

我觉得最好的经理人就是不像经理人。不把自己当做经理人来看待,而是把公司当做自己的baby来看待,陆奇就是这样。

陆奇人很正,为公司付出的时间很多,把公司风气带得很好。

可以说这一年来,在公司层面我向后退了一步,可以去思考一些重要但没那么紧急的事情。所以最近一年,我可以站在更远一点的地方来看这家公司。

去年最重要的是事件是我们更新了百度的使命: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。

新使命比之前的使命“让人们最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”涵盖更多,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。人工智能时代会改变供给端、消费端,能做的事情比以前多了很多。幸运的是,我们又为这个时刻准备了很多很多。

这一年来,AI在很多领域发生了变革。比如手机厂商,可能都会说手机是AI终端,而不是移动互联网终端。

谈创始人角色

我很享受创业的过程,作为创始人一点点做到这么一家公司。我时常会想:这中间发生了什么?个人起了多少作用?时代使然?运气成分有多少?个人努力起多大作用?今天的我和18年前的我有什么变化?

现在跟18年前不同的是,百度没有一个业务直接向我汇报了。我只管我想管的人和事。

但有时候还是需要你这个创始人,比如内部有些共识,要求我亲自去说,我说了大家才会相信这就是我们的共识。

陆奇去年刚加盟时,我就列了未来一年百度着力要解决的问题,今天可以透露一下第一个:手机百度的DAU问题。

DAU对于百度来说是个新问题。百度搜索做了十几年,围绕的核心指标是“回答了用户多少问题”,但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,人们期待的是应该像App一样提供简洁干净的体验。未来别人搜索,主要通过手机百度App,而不再是别的网站。

但是“手机百度”这个名字,一听就是附属品,所以我们最近做了一个事,把“手机百度”改成了“百度”,你在其他地方看到的都是“网页版”。我认为这是一个公司思维的转变。

All in AI和开放平台

我没有说过“All in AI”这个口号,因为我说话比较倾向于留有余地,虽然我相信“AI”这个事情,但不希望大家通过“Allin AI”误以为我们都去做无人车、DuerOS了。

我们不是不在搜索上投入资源了,背后的技术其实都是AI。

AI发展思路上,我们的长期战略是开放平台。

平台的开放,会让很多重复的工作不必在做,我不喜欢别人把开放平台形容为“压路机”,不是因为我们做了别的创业公司就会死,而是即便我们不做,最后这些重复工作也会被替代,这些创业公司也逃脱不了时代规律,我们只是加速了这个过程。早死早超生,没必要重复造轮子。

其实Apollo决定开放的时候,我们内部一开始还是有担心,以为会伤害到已经合作的合作伙伴,但是等我们去跟他们沟通的时候,他们反而很开心,因为会觉得你做这个事情很坚定。所以未来怎么做?还是会持续给合伙伙伴带来价值。

开放也带来品牌价值,去年我们也去了CES,但影响力比今年差很多。去年别人觉得我们只是新的竞争者,而今年很多人把我们当做合作伙伴,大家对待你的心态完全不同。

Apollo开放半年,90多家合作伙伴。我相信一个开放的平台,一定会战胜一个封闭的平台。

谈信息流

我觉得信息流是一个比较新流行的词,但不是一个新概念。6、7年前Facebook想进中国,跟百度谈合资公司建立。当时扎克伯格就表示,信息流一定要进来。

信息流不一定非要算法,但是算法的分发效率要比人更高。有些信息流靠算法,有些信息流靠社交关系,只是算法没有社交那么高的黏性。

我认为信息流最好的分发是:既有算法分发,也有社交分发。不过我个人认为还是要以算法为主。

算法驱动的大众接受,也需要有一个过程,比如我现在打开百度App信息流,他知道我喜欢打高尔夫,知道我最近在学游泳。作为一个重度用户,它越来越精准。

我觉得不用对算法分发信息流有恐惧,因为随着时间推移,会不断精准、进步,提供的内容会更加高质量。

谈年龄

我认为真正干事的年龄,还是30多岁的年龄,既有经验可以把这个事干好,也不至于精力体力方面不济。

但是,乔布斯做出iPhone的时候已经50多岁了,所以也不用因为某个年龄段束缚自己。大时代还是值得奋力一战。

现在00后、10后,都已经是智能时代的原住民,我也在思考:智能时代该带来什么样的不同?

我女儿10岁,就已经是一个熟练的手机用户,她对手机的使用,甚至比我更熟练。

比如会抢我的手机玩,但我看的有些内容可能不适合给她看。所以我常在想,如果手机摄像头检测到是小孩在看,就切换到小孩看的内容,这样才是智能时代该有的样子。

有时候小孩在家里跟人吵架,会跑到智能音箱面前说:你给我评一评理。所以这些成长在智能时代的人,会跟我们很不同,可能她天生就会使用手机、音箱,但已经搞不定键盘了。

留什么给下一代?

可能我们习以为常的事情,对于下一代人来说并不是合理的。

比如去机场,很多安检、身份确认,所以AI如果能解决这个事情,会让旅行更简单。

所以在智能时代里,纷繁复杂的事情,让机器去做,人就做开心简单的事情,不用考虑那么多繁琐的流程。

归结起来可能一句话:留给下一代更简单、更自由的时代。

— 完—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